第三方支付已无法享受新一轮下沉红利

一、第三方支付行业依赖通道价值而生

我说的第三方支付行业,是不包括猫鹅二厂的,因为他们已然是账户发行机构。

2010-2013年间,鹅厂支付还未逆袭,猫厂支付的“出淘”战略虽于2007年就定了,但战术执行尚有延时,一众“电商”的探索,带来第三方支付行业的首位金主行业。

早期的电商,和地摊没有本质区别,凡是城管未辖之地,亦是成本洼地。街道上没有可以摆的地方,互联网上则无穷无尽,一时间电商网站林立。

这些草根企业数量大,规模却很小,以各大银行之尊,没有啥兴趣为这些企业解决支付结算问题,一个个发卡行去谈的电商企业,一定是支付服务还没确定,企业自身就已死亡。既无银行服务,又没有猫鹅二厂的服务,所以给了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一点生望。

也因此,通道的价值初显,给了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十年行业红利。随后的P2P和现金贷两大金主行业相继登场,直至2019年,第三方支付行业彻底的失去了以上三个金主行业。

卖通道是门低进高出的好生意,第三方支付机构无不把通道成本视为头等大事。